您当前所在位置:文学作品 > 正文

抬头是月光,低头却是六便士


来源:本站    
作者:吴忧

  月光象征着高贵,六便士则是英国面额最低的纸币,在满地的六便士面前,你却抬头看到了月光。《月亮与六便士》是在梦想与现实中的挣扎,作者以“我”的口吻去看待周围的人与事,不一样的视野,不一样的故事。

  月光象征着高贵,六便士则是英国面额最低的纸币,在满地的六便士面前,你却抬头看到了月光。《月亮与六便士》是在梦想与现实中的挣扎,作者以“我”的口吻去看待周围的人与事,不一样的视野,不一样的故事。月亮皎洁而美好,六便士则是现实的缩影。面对理想与现实,你又将何去何从?是低下头去拾起遍地的六便士,还是伸手去抓住远处的月亮。


  主人公本是一个缺少活力,但有着幸福的家庭、富裕安稳的工作的人,突然有一天,他消失在了妻子朋友的视野里。斯特里克兰德太太觉得她丈夫跟别的女人走了,却浑然不知,斯特里克兰德被艺术实际上是为了追求艺术而放弃了曾经拥有的一切。看到这,你可能觉得斯特里克兰德很愚蠢,甚至自私,其实还有你更想不到的。斯特里克兰德独自跑到了巴黎,衣衫褴褛,住着破旧的小旅馆,靠着仅有的钱买画板、颜料,创造者世人都不理解的画作。更奇怪的是,他过着凄惨的生活,却不愿意把自己的画当做买卖。作者受斯特里克兰德太太之托,来到了巴黎,看到了与从前完全不一样的斯特里克兰德,他性格古怪,没有感恩之心、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甚至认为情感是束缚他追求艺术的枷锁。在与斯特里克兰德的对话中被讽刺得毫无反击的余地。《月亮与六便士》以夸张的手法对主人公人物的刻画,其中不乏我们对他的同情,以及不得不佩服,斯特里克兰德对追求理想与自由的坚强毅力。


  后来斯特里克兰德遇到了一个平庸艺术家施特略夫,施特略夫是唯一一个觉得斯特里克兰德的画是巨作,他也很认同他的作画风格,始终认为其中有着奇妙之处。虽然斯特里克兰德总是以谩骂等不礼貌的话对待他。施特略夫仍然不改好人的本质,在斯特里克兰德病岌岌可危时,施特略夫哀求自己的妻子去照顾他。却不料,妻子与斯特里克兰德有了爱慕之意并且要离开他。毫无疑问,这位巴黎的矮胖画家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看起来始终是个受害者,但我们反而觉得他是那么的可笑。就是因为他人太好了,没有一点反抗意识,只知道一味的妥协和让步,对他妻子的卑微简直让人不能忍受。


  我们在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老实人,他们对谁都是一片好心,对坏人尤其如此,希望凭借自己的博爱感化他们。但实际上想想,他们其实并不是好人,因为他们太软弱,到手的不敢争取,太想维持自己老好人的形象,却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斯特里克兰德后来到了塔希提岛,这里也是它最终的归属地,在这,他得了疾病,也创作了许多画作。找到了灵魂归属地的他与一个女子结了婚,有了三个孩子。但上帝并没有给他幸运,他已经病入膏肓了,在他生命的尽头,他仍然没有放弃对画的追求。在逝去的生命里,他留下了最珍贵的财富。


  一个画家、一个音乐家,或是普通人,我们谁都想不到未来会怎样。而像斯特里克兰德这样选择无所顾忌的为理想的人又有多少呢?这便是一个人为什么有成就,而有的人一事无成。也许在这本书中,月光便是那最崇高的理想,而我们却不愿去伸手触碰吧。


  



注: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作者原创或转载自大型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提及的观点或态度仅代表原作者,与本站无关。除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外,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先联系原作者进行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当北方孩子遇见南方冬季
下一篇:纸醉金迷——评电影《芝加哥》



本类推荐



抬头是月光,低头却是六便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