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文化历史 > 正文

止水若念、差的只是一个遗忘


来源:本站    
作者:phpcms

  是记忆太长还是流年太快,握着一手光阴在熟悉的脉络中任其流逝,深深的念刻下了真真的痛,在空心的边缘无尽的蔓延,溃于一瞬,安于一隅,这是一场童话还是一场谎言,在静默的起点便不知不觉的终结,是孤独太


  是记忆太长还是流年太快,握着一手光阴在熟悉的脉络中任其流逝,深深的念刻下了真真的痛,在空心的边缘无尽的蔓延,溃于一瞬,安于一隅,这是一场童话还是一场谎言,在静默的起点便不知不觉的终结,是孤独太浓还是情愫太真,泼墨一字之言在寂静的深邃中渲染执着,淡淡的愁写下一世的慌,在素颜的脸庞留下怜人的泪痕,缘起而往,红尘而落,这终究是一曲黯然而没的离歌,在那花落的瞬间便已萦绕忧伤的音符,当一种定义用另一面的语言来诠释,是否可以将那一种蚀骨的感觉淋漓而漏,体会不到那样至酷的美丽原来是如同那罂粟一般的存在,这或许就是那极致的唯美。
 
  多少次我放任着那些漂泊的步伐,妄图洗涤那落满尘埃的心扉,去结束亦或者是开始,试图用文字将那张网撕碎,去拼凑那一片完美的世界,终究是我错了,错的不知所以,错的体无完肤,我在字里行间的寻觅竟成了我一个人的天涯,你说这是何必,何必在那一纸倾诉的尽头让凄凉滋生,让爱尘封,沉默凝望,心老了,老的没有余力再去把你编制成一个梦了,拉扯的距离到最后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我开始相信了,相信原来时间带走的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那一寸柔软的天堂便也真的成了回忆的起点。
 
  我不知道放弃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也不知道接受会藏匿多少的苦衷,宿命如是,但愿谎言也可以美到极致,原谅世俗的偏见,那一曲幽幽生香的暗涌是刻在你我流年中最平凡的珍贵,落笔生情,平仄韵起,我用心书写那一阕别致的高贵,望着远方的路,开始怀疑等待真的是一种蛰伏吗,我害怕了恐惧了,徘徊在另一面的边缘那些曾今的印记就那样模糊在自己的视线中,再也看不清,我无力的偿还,也无力的救赎,剥落的痕迹仿佛还在提醒着我,这一切物是人非是在等待的风沙中被侵蚀,何言忧伤,莫问归期,感情的细腻终究是逃不过的劫。
 
  那拂过眉眼的风细说着呢喃细语,流淌着藏在骨子里的忧伤,如花落,如缘散,但愿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轮回渡口的伏笔,可是那苍白的笔能否将那倾城的素颜勾勒于心,初衷毕竟是一种最纯的情怀,却也成全了最真的慌乱,于是害怕着每一次的扪心自问,害怕着世俗洗礼的变迁,这是浮夸还是成长,更确切的说这是时间的车辙碾压过的痛苦,我的迷乱成了那一醉不醒的沉沦,时光无情,我心慈悲,落满诗意的缠绵怜爱着我一生的孤独,丝丝缕缕,恰似那根根青藤,攀爬在灵魂的边缘,我不想否认着一切的纠结都是源于自己的咎由自取,也无法去温暖所有的迷途知返。
 
  没有余力再去开始,或许是我的步伐再难将那一段路走到刻骨铭心,于是我试着去将就,试着去遗忘,试着将春秋的轮替定格在那一眸平凡的视野,红袖依旧只是青衫已湿,千帆过尽又何言天荒地老,听着熟悉的旋律才知道故事原来一直都没有结束,我用眼角的湿润印证着这一切的延续,只是故事的主角成了我和一个背影,是时间不够长,还是一切都太真,是谎言不够美,还是深情总被负,人最痛苦的莫过于站在原点,念着回忆以为还能回到过去,可是我们都忘记了时间的残酷,你任性的逃离,我假装着转身,距离就真的越来越远,我从未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心慌,尘世的乱慢慢的将我的守候变得徒劳无功,似乎只是一回首,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总喜欢一个人在那灯火阑珊的夜里倚着窗边,痴痴的凝望,伴着那最后一抹灯影沉寂在夜穹,斑驳的影似乎被回忆拉的太长,总是会在那不经意的瞬间拾起,无边的深邃我仿佛看见了那个形单影只的自己,或轻或重,或浓或淡,如蛊相随,这应该是一场救赎,一路走来我终究没有弄明白是时间宽恕了我还是我宽恕了时间,多少人执着于一场游戏而无法自拨,迷恋、贪婪只是为了最初洒面阳光的单纯,改变是那样的措不及防以至于在熟悉的路走出了错误的痛,于是接受也就真的顺理成章了,漫漫人海所有的夸张莫过于一种歇斯底里的背叛,而你,我,总是会站在悲情的一面,守护着自己的坚持。
 
  你总以为圆满是一种长久的奢望,可你又何曾想过圆满过后会是一种无路可走的徘徊,我想那清浅的诗行会有刻骨的清白,缓缓而行的定是那绵绵不绝的痴念,寻觅的渡口请许我孤寂的转身,只为簇拥开在陌上的那一抹飘红,留住了花开惊艳的明媚,却无法躲过孑然而落的凄美,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到不了的远方才是最终的归宿,把所有的期待装在了这一路的奔波,退路尽失,在那海市蜃楼的沙漠中给自己画了一幅如果的深意,含情一顾,这何曾不是用舍弃换来的筹码,隐忍着的心事便是年少放下的珍惜,但愿这一生的后知后觉不会太多。
 
  这么近,那么远,切肤的感觉布满了沧桑的痕迹,沉淀着所有悲欢离合的宿命,多情的点缀用悲情谢幕,温柔的张望却用微凉的指尖书写着彼岸的距离,一地凌乱的心事被独自翻阅,空虚是那样的无以下咽,我随时光沉默成一湾寂静,在一袭平淡的安然里顾盼着傲然的孤单,我点燃经年横亘在心外的篱笆,在那一个人的烟火中煮出最爱的晨曦和黄昏,跨过记忆的梗邂逅陌生的欢,听一曲遗忘而别。
 
  

注: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作者原创或转载自大型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提及的观点或态度仅代表原作者,与本站无关。除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外,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先联系原作者进行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只是


上一篇:北大文学教授陈平原怎么看中小学语文教育?
下一篇:世上所有的流浪,都是让心强大



本类推荐



止水若念、差的只是一个遗忘